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>魅力鸢都>>鸢都人物>>宋元明清
蔡玉珂
来源: 时间:2010-07-22 作者:
  蔡玉珂(1830~1923),又名蔡玉恪,字敬林,晚年乡谥“蔡恪老人”,名中医,坊子区车留庄乡于家庄人。少时即勤奋好学。早年任村塾教师,后经自学,成为远近闻名的中医。 他擅长外科,在治疗疮疡方面拄术尤为精湛。据《潍县》志载:1885年,潍县有一人生疮,经多方治疗无效,后聘蔡玉珂,他诊后挥笔一方,嘱病人单服黄芪四钱,离去。患者服后焦燥难忍,一夜未眠,清晨派人找到他家。他说:“黄芪主提气,单服必然难受,我急回,是固怕见病人烦燥而难过。请回去转告,不久便好。”几天后,那人果然痊愈。又载:段尔庄有一外号“二犟牛”的壮年,嘴上生疮,虽极痛,但毫不在乎。一天,赴太公堂赶会时,被出门行医的蔡玉珂看见,诊为锁口疮,忙劝道:“你嘴上生的是锁口疮,需马上治疗,否则有生命危险,”二犟牛不以为然,径直往太公堂庙会去了。途中疔毒发作,强忍剧痛回赶,但未到蔡家门口就死在路上。邻村有一人生毒疮,因误诊引起高烧,被他确诊为“疗毒走黄”,急忙配好一剂药,告诉病人:“你病虽重,只要速服此药,就可转危为安,迟则生命危险”。病人回家途中疔毒发作,跌倒路边,忙将药生吞,不一会,浑身冒汗,昏睡过去,待醒来时,感到全身轻松了许多,急忙返回蔡家。他复诊后说:“你的病已好转,再给你一付药,放心回家去”。病人回后服药,不久身体便康复了。 他医术高超,医德高尚,深得百姓信赖。乡人称赞说:“恪老医病,其妙如神,尊之者生,逆之者亡。”他诊病不分官臣士绅,平民百姓,一律平等对等。潍城有一显贵请他治病,多日不让其回家;乡亲吴老汉家人生病,寻找到此,门役不准进门,双方生争吵。他闻声赶出,问明原因,即不辞而别,与吴老汉赶回乡里。一个寒冷的早晨,他门前来了一辆官宦轿车,专聘他去出诊,这时又来了个身背粪篓的老汉邀他去治病,他问明原由,先步行到老汉家诊视。后乘车去行医。他常说:“凡向我求医的人,不论身份高低,富贵贫贱,不管男女老幼,亲朋远客,我一视同仁,能减轻患者痛苦,使病人早日康复,是我一生的愿望,也是我行医的格言。”他几十年如一日,始终遵守这一准则,其医风、医德、医术均堪称医家典范。 他对医术精益求精,勤勉探索。他精研《医宗金鉴),而且结合实际,有所创新.如他在《外科辑要》中对痈疽症的治疗,从头至膝、胫、足部诸症,均依《医宗金鉴》要肯,又有独到之处。如颧疡、颧疽、颧疗3症,《外科辑要》论证:“三症俱生颧骨、肿高溃速、阳分症也,是为颧疡;若漫肿坚硬,阴分症也,是为颧疽。疡症初期,宜用仙方活命饮,疽症初宜内疏黄连汤.如坚硬似疗,麻痒疼痛,是为颧疔,初宜蟾酥或菊叶汤、黄连解毒饮、夺命丹之类,外敷菊花叶,按疔治之。”既有症、有方,又有鉴别,便于临床应用,被视为医者临床治疗的规范。《外科辑要》对学习、研究祖国医学外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 他古稀之年,仍探求钻研,锲而不舍,80岁高龄时编撰《内外经验良方》,较完整地总结了自己一生的临床经验。终年93岁。噩耗传出,登门奠者络绎不绝,致停柩百日方葬。民众赠“积善余度”巨匾1块,上附丈高大屏12幅,记载他一生事迹,两边镶嵌者“医国医民同医义,寿国寿人亦寿身”的对联。
  打    印】  【关闭本页